008

 

    比賽結束了!感謝神讓我有機會指導孩子直笛,還有榮幸代表學校參加台南市區賽。今年的比賽制度與以往不同,以前似乎各個學校會到新營或指定會場,今年則是評審到學校來評比,不論結果如何,孩子和我都盡了最大的努力,既然是比賽,大家看的一定是成績與結果,雖然成績還沒出來,但從評審口中,我也略知結果一定不如預期。大概在「教會」久了,大家都是很客氣,即便有失誤弟兄姐妹們也都能不讓妳受傷的"用愛心說誠實話",可這次比賽結束聽到評審犀利的指正,心裡難過之餘,也讓我有一些反思。所謂比賽是在一個公平的起點,但評審在短短20分看完,留下全是批評的言論,完全沒有任何可取之處,然後說一句「我們還趕時間要到下一所學校去...」就走了! 留下一個完全無法為團隊辯駁的我,還有校長要我虛心接受的言論。心裡想著,還好只有我聽到評論,不然孩子們一定也很難過......


20121116比賽當天錄影

 
評論的幾個點,我仔細思量, 總希望有陳情的機會,我的能力真是不好,沒能把學生們帶得更好,也或許在未來能有更好的修正:


一、指定曲星笛不需要有前奏,還有速度慢了! (前奏是我希望跟別的學校有分別,這是我的判斷錯誤! 這東西眞得很主觀,我讓主修木笛的朋友聽過,她覺得很特別,這個主意不錯!但事實是...評審不喜歡!這點我可以接受。 在速度方面,我按照的是示範曲的速度,我回去之後,再聽示範曲與我們錄影的對照,我並沒有覺得慢,這點如果眞的有問題,也是我這指導老師的問題,因為速度是指揮的我訂的。難道是因為評審肚子餓趕著中午可以按時吃飯,才覺得我們速度慢嗎?百思不得其解...)


二、星笛是68拍的,我用三拍子指揮沒有流暢的感覺,基本訓練不夠,聲音無法傳遞到後面。(我想評審是要我打大拍子。但事實背景是...我們的孩子,一開始連指揮都不會看,用三拍子指揮是要讓他們,吹出正確的拍子。還記得朋友跟我說,他們才不看指揮,他們評的是孩子,但我錯了!我的背景、我的能力、我的一切只有被打槍的份! 評審確實說對了一句,我們的基本訓練不夠。從開學到比賽我只接手了2個半月,而且高年級一開始總共才27人,我刪掉無法用的,其他不管吹得能力如何都得上場,湊了18人,像我們這樣的背景,我只能盡我所能的要求。直笛只有18人吹,能多大聲,要比大聲應該去吹小號,不是直笛。)


三、他說我完全不懂四季,然後扎實的在哼了一次有表情大小聲分別的四季給我聽。(天阿!為了比賽各種版本的四季我聽不下百次,還特別去了解四季這曲子,看了韋瓦第的生平,這首曲子的背景,也跟孩子分享並了解。四季旋律我是熟悉的,如果評審要的是表情大小聲,那應該是由小提琴去做,四季本來就是寫給弦樂演奏的。直笛能吹得出大小聲嗎? 你自己吹吹看,大小聲可以做,大聲就多一點人吹,小聲就少一些人吹,由人數去做表情,這點我請教過國外留學木笛主修的朋友。我們學校直笛隊只有18個人,還要分四部,而且以我們學校孩子的背景,短短的時間內,我只能要求他們吹出來的音至少是正確的。實在很無力...)


*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評論...說...我們「冬」沒有吹出「飄雪」的感覺。(怎麼飄雪...還要撒"保麗龍球"嗎? 無言...)


老評審說完評論問年輕的評審有沒有要補充,其他人都不敢吭聲。一整個盡是不好,都被他說成這樣了,其他人還敢說什麼嗎? 沒人敢補充...然後就說要趕場...走了...


我只能說我盡力了! 孩子們比賽當天吹完還說 「第一次覺得直笛這麼好聽,這是我們從練習以來吹得最好聽的一次」 ,我也是這樣覺得...,儘管當中有失誤,吹得不是那麼完美,但他們的確盡力了!我們輸在背景,要從全高年級27人去挑出18人來比賽已經很緊繃了,還被批評到一無是處,我眞得很難過。還好只有我聽到這些。他們一早就期待這個思樂盃的直笛賽,這是我答應他們的。孩子們中午我請他們喝思樂冰,他們很開心! 我問他們覺得自己今天表現如何,他們開心的說「我們棒透了!」六年級也很得意說「我們終於可以退休了!」,想到明年高年級只剩19人,只好再找些三、四年級的來湊人數吹,這種不公平的比賽還得繼續,Yoco你要撐下去呀!


不過從這次的比賽,也再次提醒我,結果不重要,重要是過程中跟孩子的互動。同事安慰我,說我的努力他們都看在眼裡,他覺得我有把孩子的心帶出來,他們更喜歡吹直笛了! 其實老師要的不就是這樣嗎? 這也是我喜歡教音樂的最初衷,把我喜愛音樂的熱情傳遞給他們,別人感受到了! 我很滿足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賽前模擬錄影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Yoco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