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安平國小已經代課三年的時間,我很滿意自己的生活,也覺得很穩定,雖然待遇和正式老師有差別,但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好。就在今年初突然有一個念頭想去考『教師甄試』,我跟神求印證,我跟神說對於現在的生活我覺得很滿意,同事也很好,但如果是祢的帶領,是祢的感動,那我就去考。我一直相信如果是神的帶領,在神沒有難成的事,雖然教師甄試真的很難考,每年開的正式缺不多,但我依然相信如果是神應允,我一定做的到。我也很認真的去準備,半年時間我幾乎是在圖書館度過的。我對神很有信心,相信神一定會讓我考上,而且報名我也只報台南市,相信神一定會應允。因著信心我也斬斷了我一切的後路,學校問我明年是否要繼續留下來,我也沒有去登記繼續代課。結果出爐,我並沒有上榜。心裡的打擊很大,不單單只是因為沒有考上,而是感覺神祢怎麼能這樣對我,讓我抬不起頭來,讓我所付出的努力好像是個笑話,明明是祢感動我去考試,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,而且我也沒有任何後路,甚至我覺得丟臉到一個地步,我不想去教會面對人,更無法面對這一個我好像不認識的神,生活過得很痛苦。我覺得自己很差勁,很爛!雖然心裡拒絕面對神,但我依然能感受到神,我感受到祂愛我,祂沒有放棄我。所以我只能選擇繼續往前走

我沒有得到我想要的,順利成為一個正式老師,我希望至少能找到一個代理缺,代理教師的福利和正式老師是一樣的,我很努力在暑假期間尋找有代理缺的學校,但卻發現開代理缺的學校,離市中心很遠,也就是過去的台南縣。但我想沒有關係,如果今天我考上教師甄試,而我分發到這間學校,我會不會去?答案是會!那我為什麼不去?!當我投履歷,很多學校都有回應,我對神的信心又漸漸回來了。我開始一間一間的去參加口試與試教,一開始錄取是在備一,心裡感覺還不錯,覺得自己離上榜很近,但一次、兩次都在備一,我又開始覺得自己很爛。為什麼我總是第二,不是第一,名額就是只有一個。對神的信心又開始往下掉,我又覺得神祢怎麼又這樣對我,我那麼努力的準備,但祢就是不給我”我想要的”。眼看著就快開學,我的學校依然沒有著落,每一次失望,又得要再爬起來,重新來過。

特別在今天早上對這首詩歌很感動『祢恩典不離開』,那是在週末Andy和我去勘查面試學校,在車上播放,我們一起讚美的詩歌『狂風暴雨巨浪中,祢的恩典不離開,祢是我盼望,我唯一的最愛…』。下午我又預備去面試一個音樂代理缺,這間學校在白河區,接近關仔嶺的地方,是一個偏鄉學校,我得要搭火車到新營,然後再騎15~20分鐘的機車才會到。在台南市區時一切都很好,下了新營火車站,我計畫先去租機車,因為知道自己很會流汗,想說到新營市區找個地方在換衣服和整理一下,明明時間很充裕的,還有一個小時,卻在這時下起了大雨,我一直跟神禱告…神阿!拜託…不要這個時候下…。雨還是不管我的呼求,還越下越大,我很狼狽的找便利商點買雨衣想說順便換口試的正式衣服,結果7-11沒有公用洗手間,我問是否可以借用洗手間,他建議我去對面的店家,我只好再買把雨傘衝到對面,那場雨真的下的很大,我在對面的店家換好面試的服裝,不過我的樣子一看就很可笑,因為身上是正式服裝,腳上卻穿著拖鞋,因為擔心皮鞋會被雨淋溼,趕緊穿上雨衣上路找學校。雨下的很大,我事先印好的GPS圖在我拿出來要看學校地點時整個花掉,還不偏不倚的花在學校的路上,騎機車我也無法看手機GPS找學校,眼看著口試時間在10分鐘後就快到了,我打電話跟學校說,我遇上大雨,但我會到,是否可以體諒通融一下讓我慢一點口試,行政人員說會跟校長知會。就在我飆往學校的路上,雨不下了。然後,出了一個大太陽,是那種會熱死人的,我穿著雨衣沒有多餘的時間脫掉,悶得我身體汗如雨下,一直不確定我的方向是否是對的,就在無人的公路上大喊『神阿!祢就一定要這樣整我嗎?』過沒多久,我看到兩個郵差竟然在空曠無人的公路上聊天,事後回想神應該是聽到我的呼喊,找了天使來幫我,我問他們河東國小怎麼走?然後郵差就用了他們的專業跟我說『直走遇到紅綠燈左轉,看到7-11在右轉,看到警察局右轉,再看到加油站在……』說了一大串大概有七、八個點要左轉右轉的,我只記了這四個。雖說自己的狀況很糟糕,但神還是差了兩個郵差來幫我,終於騎到加油站,眼看口試時間開始了,我想說今天的代理甄試要放棄了。我最後只好打電話跟學校說,我迷路了!然後教導主任說要我在加油站不要動,她說要來找我。我也不管她相不相信,跟她說了我遇上大雨然後又是大太陽的過程,然後老實的跟她說,我看起來很狼狽。主任說這樣看起來比較自然,我心裡想她看到應該就不會這樣說了。她還說好要認我穿的雨衣找我,唉…那就表示我雨衣不能脫。嗚…真的好熱!後來真的有人來找我,帶著我大約騎了5分鐘到了學校!我把雨衣脫下來,雨水加汗水披頭散髮樣。她很體諒我,跟我說洗手間在那裡,要我整理一下。她上樓去跟校長通報,辦公室在二樓,她先幫我去驗證件,其他口試者都完成了!我整理好就換我口試,口試過程蠻正式的,問到一些之前代課的事,還有錄取以後的交通問題,另外還有音樂相關帶團的經驗,我想說豁出去了,沒上就算了!之前口試還會稍微潤飾一下,這次我就直接說我沒有帶直笛和合唱團的經驗,但要是每個學校都不給我機會,我永遠也不會有這樣的經驗(這樣說真的很大膽),後來緩和一下,我講了一些在教會的音樂服事…等。我覺得校長、主任們對教會觀感很不錯,然後鈴響口試就結束了。

大太陽之後,學校外頭下起了大雨。這時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神要讓我先買雨衣了!在這個偏鄉學校,那裡買的到雨衣,到白河市區也要10分鐘,原來雨衣是在這裡有用!神的意念真的高過我的意念。結果,我上榜錄取了!

回想這半年的努力不是白費力氣,因為如果沒有參加教師甄試,我就無法拿這個考試的成績來參加代理教師的甄試,聽學校主任說今年教育部規定一定要有參加過教師甄試的才能代理,而且今年教育部通過法令,這個代理缺校長有權力可以不用每年考連續待三年。那表示就算我之後沒有考上教師甄試,還可以繼續用代理資格留下來。暑假幾次的口試與試教,是神在幫助我奠定未來要繼續考教師甄試的基礎。這一年的時間我可以好好累積一下音樂教學的經驗,若不是神的感動,應該沒有學校會用一個沒有帶團經驗的老師。而面試中的一場大雨是為了要讓我先準備雨具,使我可以在回程時順利回到甜蜜的家。神安排的時間都是那麼的剛好,真的就像那首詩歌一樣『狂風暴雨巨浪中,祢的恩典不離開…』在不好的事,背後都有神美麗的祝福。

過了一個自我放逐的暑假,換了一所學校教書,雖然沒有考上正式教師,但卻跟我之前希望的結果是一樣的,一份正式老師的薪水,有著正式老師的福利,當初神要我去考試的感動,一點都沒有錯!相信神帶領我到這個學校,一定也有祂美好的心意,將一切榮耀都歸給神!祢是我盼望,我唯一的最愛

 

  

 
 

全站熱搜

Yoco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